在几十年前极左思想肆虐的时候,学术界曾大批“从杂志缝里找文章”的做法,因为这样就不能“代圣人立言",必须熟读圣书,心中先有一件东西要宣传,这样的文章才合乎程式。有“新意”是触犯天条的。这样的文章一时间滔滔者天下皆是也。但是,这样的文章印了出来,再当作垃圾卖给收破烂的(我觉得这也是一种“白色垃圾”),除了浪费纸张以外,丝毫无补于学术的进步!我现在立一新义:在大多数情况下,只有到杂志缝里才能找到新意……

2013年04月09日 | 来源: PassPaper | 查看全文

自己文章自己署名,这样一个应该说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到了实际生活中会变得不可思议地复杂起来——常常出现的情况是:该署名的,名落孙山;不该署名的却乱紫夺朱。比如吧——比如我们看青年评论家谢有顺的评论集《活在真实中》的序言就会有这样的感受。这本书的序是谢有顺在福建师大念大学时他的老师,也是著名的文学理论教授孙绍振先生做的。在序言中,孙先生先夸了一下自己的学生,说……

2013年04月09日 | 来源: PassPaper | 查看全文

历史研究看重原创性研究,这就需要尽可能多地掌握可靠的原始资料,经过细心的鉴别和比较,理清事情的发展线索,分析并说清楚一些关键问题,并放在广阔的时代背景和历史发展过程中去考察,力求再现当年历史的本来面貌,从中领悟可以发人深省的规律性知识。这是一项艰苦的探索性工作,又是一项具有巨大吸引力的令人陶醉的工作。现在,有大批史学工作者特别是许多中青年史学工作者,热爱自己的专业,在比较清苦的条件下,通过孜孜不倦的工作,取得了一些重要成果。他们的学风是优良的、健康的。没有他们的这种努力,也就没有近年来我国史学发展所取得的显著成绩。但是,在学风方面确实也存在一些值得注意的隐忧……

2013年04月09日 | 来源: PassPaper | 查看全文

就文章的真实作者来说,之所以署上其他没有付出劳动的人的名字,或者干脆隐去自己的名字,大体有这样几种考虑:比如傍名人。如果导师在学界是名人,署上导师名字就可以利用导师的资源,也容易使自己声名远播。也有是利益诉求,或者为了多得到些课题经费,或者为自己发表文章、出版著作等提供方便。诸种考虑使真作者与假作者之间达成了默契,让人真假莫辨,从而使这种变相剽窃成为可能……

2013年04月09日 | 来源: PassPaper | 查看全文

一般地说,抄袭是指把别人著作中的相关段落抄过来,作为自己作品的一部分;当然也有的文抄公把他人的整篇文章抄来,署上自己的名字去发表。但后一种情况似为少见。现在要说的是另一种情况:有人把别人作品中引用的材料照抄过去,作为他作品中的材料。这种现象应该怎么看待?这似乎是个棘手的问题。几年前,有一位研究生将自己的学位论文印出来,自然会散到社会上去。有一位文学研究者,也在写相类似的著作,结果从中抄了不少的引用材料。原作者发现后,就去找这位研究家去理论,不料对方却说……

2013年04月09日 | 来源: PassPaper | 查看全文

多年来,各高校有一硬性规定,即要求在读博士生必须在“核心期刊”发表论文两篇以上才能准予答辩并授予学位。对此规定的不切实际及负面影响,不少学者曾予论及。现在,有些学校甚至规定硕士研究生也必须发表一定数量的论文,只是在刊物级别上规定得不像博士生那样严格而已。各校究竟基于何种考虑作出此种规定,我未曾深入调查,据说在其始作俑者那里,当初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提高本校的论文发表总量及其在全国高校种的排名,此后各仿效者多亦抱此动机……

2013年04月09日 | 来源: PassPaper | 查看全文

按照国外学术研究最重要的规范指导书之一《美国语文学会研究论文写作指南》(MLA Handbook for Writers of Research Papers,5th edition)的定义,“剽窃”(plagiarism)指的是一种欺骗形式,它被界定为“虚假声称拥有著作权(authorship):即取用他人思想之产品(taking the product of another person’s mind),将其作为自己的产品拿出来的错误行为。”……在你自己的文章中使用他人的思想见解或语言表述(another person’s ideas or expressions),而没有申明其来源的,就是剽窃……

2013年04月09日 | 来源: PassPaper | 查看全文

生科院科研工作的发展和科研成果的获得,依赖生科院每一位从事科研工作人员的努力。遵循良好的行为规范,是造就高水平的科研队伍和使科技事业蓬勃发展的保证,也是树立生科院整体良好科研形象的基础。提出和验证假说、设计和进行实验、分析和解释实验结果、表述研究成果以及进一步地总结和论证等是科学研究的重要元素,都有相应的规范和准则。生科院科研人员在从事科学研究和公布科学成果时都应该按良好的行为规范行事,并且在任何条件下都应该遵守科学研究的基本道德和诚实守信的原则……

2013年04月09日 | 来源: PassPaper | 查看全文

近来,许多核心期刊争相出版“增刊”、“专辑”,美其名曰为了繁荣学术空气,实为败坏学术氛围。除了极少数“增刊”、“专辑”与正刊版式、厚度一致,文章也没有降低档次,大多数则是缩小字号,增加厚度,有的页码翻了一倍甚或数倍,有的区区一期增刊所发文章超过了该刊全年所发文章的总和。其动机是显而易见的,就是乘机捞取不菲的版面费。如山东某著名核心期刊增刊的版面费也要700元。难怪不少评职称者拿的核心期刊都是增刊……

2013年04月09日 | 来源: PassPaper | 查看全文

学术引用使得特定的成果可以被置于一个学术史上的适当位置,从而让人们可以判断这项成果的创新程度和学术价值,这是学术引用的第一个价值。纵观学术史,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学术问题的展开是一个前后相继的过程。学术引用第二个价值是——跟上面的一点相联系——可以避免重复前人已经完成了的研究。学术研究以创新为目标,但是,如果我们不知道此前人们在相关领域的研究情况,又如何知道哪些属于创新……

2013年04月09日 | 来源: PassPaper | 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