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学术造假,就要有多少学术打假,谁在学术里造多少假,这人就该挨多少打,虽然这里的说法比较修辞化,但其中包含的道理是自明的。学术造假就其本身来说是绝对的恶,所以学术打假就其本身来说是绝对的善。如果有人是道德相对主义者,认为道德只是并且应当是随人们的社会文化背景不同而变迁的无原则的约定,因而在学术打假之是非问题上可以“见仁见智”,那么我们就要质疑他们在学术界的身份资格了。然而,到底什么算是学术造假?学术之真假与学术批评学术争鸣之间有何种关系?学术打靶又指的是什么呢……

2013年04月07日 | 来源: PassPaper | 查看全文

如今的我们就正处于“学术抄袭”这般的狂风暴雨之中,并正慢慢的遭受着它们的侵蚀。以前常说校园是纯洁的,是多么多么高尚的一块净土,那是人才的摇篮,培养的是社会的栋梁。可是,现在,这最后一块净土似乎也被一点一点的污染了。而其中最为明显的就是滋生出的一股歪风邪气——学术抄袭。上至一些“学者、教授”的著作,研究成果;下至学生的作业,毕业论文。有很多都是抄袭,或者利用网络之便进行下载。这样的事情已经屡见不鲜了。所以侯老师提到“每次论文答辩或论文审阅时,“错误敏感”的猴眼金睛总能发现不少”,我想原因就是如此吧……

2013年04月07日 | 来源: PassPaper | 查看全文

引注并非易事。准确的引注来源于对文献的大量搜集与筛选,不仅耗时耗力,而且极易出错。托克维尔在其代表作《论美国的民主》的序言中谈及该作的引注过程时,曾如是说:“凡是可以借助文字资料立论的地方,我都核对了原文,参考了最有权威和最有名气的著作,材料来源均有注释,人人都可以核对。在涉及舆论、政治习惯、民情考察的问题时,我都向见闻广博的人请教过。如果事关紧要而又真相不明时,我并不满足于一个人的证言,而是要汇总几个人的证言之后再做结论。”准确引注的难度之大,可见一斑……

2013年04月07日 | 来源: PassPaper | 查看全文

学术研究是一项创造性的工作,作为一把尺子、一个标准、一种导向,不单单是衡量一个国家的科研水平,而且还可以促进科学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我国很多地方都在鼓励进行科学探索、理论研究,鼓励多发表文章,而且和晋职、评先、奖励、福利、待遇等相挂钩。世俗名利超越精神追求的大趋势使不少“学人”竞相寻找捷径,剽窃、抄袭之风盛行,被媒体隔三差五曝光的学术腐败事件其实也只是冰山的一角,何况当事人还振振有辞,毫不惭愧,名流照做,学科带头人照当,荣誉和光环照戴。毫无疑问,这是学术的良知和理智向滚滚红尘“投降缴械”的具体体现,是学术沦落成金钱奴隶的悲哀,也是部分科研工作者学术道德沦丧的结果……

2013年04月07日 | 来源: PassPaper | 查看全文

这篇文章对导师们应该是有启发的。我觉得首先“月见面指导计划”要不打折扣地实施。见面要有所指导,指导要令其真有收获。不能老是老好人,不能老是赞扬,不能老是骂人,反正不能混。一些博导所谓的带学生,其实就是带大家一起混,还吃学生:吃学生的money,吃学生的papers。要不得的。下文所说的“博士导师”反驳他人批评他的反批评,简直是荒谬之极,无耻之极。可惜不少导/倒爷就是这样想的。幸亏我读书时没遇到这样的人……

2013年04月07日 | 来源: PassPaper | 查看全文

系主任负责一个学术基层单位的管理。至少文科基层的院长主任们都不喜欢目前流行的这些评估。不仅太麻烦,而且弄不清它的实际效应是什么。最多的一年,我们系接受了六次上级部门的各种评估。包括关于新、老重点学科分两次评估、本科教学评估、中外博士研究生培养质量评估、党建工作评估、校内院系评估等等。你想想,作为一个基层的领导,一年应付这么多评估,还有时间去抓学科建设的实事吗?管理部门和官员们确实喜欢评估,但基层院系和学者们不喜欢评估。这些评估,对管理部门来说是绝对有用的,可是对学术发展、教师个人和团队的建设,究竟有什么用?……

2013年04月07日 | 来源: PassPaper | 查看全文

现在做学问讲究的是“短、平、快”,是“多快好省”、“大干快上”。于是,今天的学术界看上去热闹非凡,一派繁忙又繁荣的景象。我们似乎进入了学术上的“大跃进”时代,那种劲头儿丝毫也不亚于当年“赶英超美”的冲动。有数字为证,我们可以自豪地宣布,这些年出版了多少学术著作,发表了多少学术论文,举行了多少学术会议,确定了多少研究课题,颁发了多少成果奖项,成立了多少研究机构,设置了多少出版社,晋升了多少教授副教授,新建了多少博士点,增加了多少博士生导师,培养了多少研究生……这可都是有案可稽的,这是以前能比的吗?……

2013年04月07日 | 来源: PassPaper | 查看全文

20多年来,我国教育的发展过程可以从侧面描述为一个普及文凭的运动。起先是考上大学本科便可以长舒一口气,自视为天之骄子;从85年起,研究生招生规模陡然放大,硕士学位证书便成为全社会的主流文凭。进入90年代以后,由于211工程的推波助澜(教师队伍中拥有博士学位的人数比例是评比学校教学科研实力的指标),于是形成今天这种博士满街走的局面……

2013年04月07日 | 来源: PassPaper | 查看全文

这种模式,暴露出一个潜规则:研究生发表论文,把从来没参与研究的校长、导师的名字摆在前面,学生的劳动,成了校长和导师的研究成果。你查查如今国内大学校长、系主任、名教授的简历,一些人的论文著作目录长得吓人。如果中国有这么多著作等身的大师,按说学术早就世界一流了。这些目录背后的名堂,大家都清楚是怎么回事。这种潜规则之所以能畅行无阻,关键还是没有“明规则”。在美国的大学写博士论文,除了导师还要至少再找两个审读人。审读者责任重大,往往非常严格,从基本论点和证据上的问题,到引用材料的充分性、字句的斟酌等,无不细心批评,而且经常要来回几稿……

2013年04月07日 | 来源: PassPaper | 查看全文

如今的教授和导师剽窃的问题,如同贪污腐败问题一样,只要查,几乎50%以上都有问题。当然,这个数字是我的保守估计。目前,查处的只是几个“小抄”和“中抄”,且数目十分有限。“大抄”还没有找出来。问题是,谁愿意做这个吃力不讨好的事呢?硕士生的学期论文有没有剽窃问题?若有,每个学校是如何防范的?是如何处理的?再者,我提醒学界注意汉语“剽窃”和英语的plagiarism不完全相同。后者把quotations过多从而显得没有多少新意的文章也算做p。假如我们要使学术和教育走向国际的话,我们的多少文章是p呢?……

2013年04月07日 | 来源: PassPaper | 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