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学问拒绝“胆小鬼”

2013年05月19日 | 来源: PassPaper | 分类: 学术观察

来源:文汇报 作者:樊丽萍 时间:2013-05-18
  
   生活都不安定,做学问怎能安心?如今高校里,这种论调甚为普遍,似乎解决个人待遇才是产出学术成果的前提。华人数学家张益唐的经历给很多人“上了一课”:追逐真理和生活条件没太多关系,但心志、心态息息相关。
  
   张益唐正成为数学界的一颗新星。成功于他,可能来得有些晚。而且,若用一种世俗的标准来衡量,张益唐仍算不上“成功”。他还没有“待遇”可言,蜗居在一所美国无名大学当临时教员,收入只够糊口;他的研究成果看来也没什么实际用途,难以转换成可观的经济效益。
  
   研究数学,本来可以很风光。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数学是这个时代的“显学”,掌握好这门工具,找个高薪工作并不困难。
  
   极有天分的张益唐,偏被数学拖累了。最惨的时候,他连房租都付不起,大冬天零下20多度缩在自己的一辆破车里――他还在解题。
  
   只抓“大问题”、“真问题”,立志做点惊天动地的成就――这种学术精神,今天听来像奇闻,有人甚至认为这是“傻”。但做真学问往往离不开“傻”和“痴”的精神,它也恰是如今学术界的稀缺品。
  
   生活中,不少学术理想很丰满的人经不起现实的摧残。无论是严苛的科研考核机制,还是和科研业绩相捆绑的分配机制,都让很多学者被迫计算学术研究的“性价比”。
  
   真正的学问就像冰山,拒绝一切投机取巧,只有持久的学术热情才能将它融化。张益唐的大器晚成,给很多年轻后辈提了个醒:做真学问代价很大,“胆小鬼”免进为好。
  
   但愿更多大学和科研机构决策层,能正视这颗学术新星散发的光芒,并反躬自问:对于真正坐“冷板凳”的科学家,我们是否关心不够,包容太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