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研应有自己的品格

2013年05月19日 | 来源: PassPaper | 分类: 学术观察

来源:文汇报 2013年05月13日
  
   “中国科研应有自己的品格。”这是在刚结束的第一届《细胞死亡与疾病》杂志研讨会暨第四届中英“细胞死亡、干细胞与癌症”国际研讨会上,自然出版集团《细胞死亡与分化》杂志主编杰瑞·梅里诺对中国科学界提出的建议。这种品格主要表现为:关注本国重大疾病、扎实认真地实验。
  
   做“非中国莫属”的科研
  
   杰瑞·梅里诺是细胞死亡、癌症研究领域的著名科学家,他在意大利、俄罗斯、英国都有实验室,同时又在自然出版集团任职。三年前,他创办了《细胞死亡与疾病》(CellDeath &Disease)并担任主编,创办首年该杂志影响因子即超过5。两年前,他在中科院上海生科院/交大医学院健康科学研究所设立了该杂志的中国编辑部,今年又委任国家“千人计划”科学家、健康所所长时玉舫担任杂志主编。
  
   将编辑部移师上海,是因为中国近年来在科研领域崛起迅速。“我们要跟上形势。”梅里诺说,中国科研在质与量不断提升的同时,应当考虑形成自己的品格与特色。
  
   生命科学研究关注本国的重大疾病,是一个形成特色的切入点。他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科研花费的是纳税人的钱,理应首先考虑解决本国的重大疾病。癌症中的肺癌、胃癌、肝癌、肠癌,在中国的发病率很高,除了分子机理,还应该展开人群基因分析、膳食营养等研究。“这同时也利用了得天独厚的临床资源,为世界生命科学提供独到的见解。”
  
   与会的澳大利亚癌症专家安德里亚斯•拉塞尔说,中国传统药物也是一个具有特色的大课题,如果找出其中的有效成分、作用机制,将会有许多令世界惊喜的发现。王振义、陈竺课题组曾发现的砷剂治疗白血病,就是一个经典案例。
  
   扎实认真的实验口碑
  
   做出特色,必须建立在真实可信的基石上。梅里诺强调,科研的“中国品格”中必须包含一点:扎实认真的实验。“如果同一个实验的数据分别来自日本、韩国、中国、美国,编辑的第一反应会首先相信哪批数据?”他说,这就是科研诚信所树立起的品牌效应。
  
   作为学术杂志的主编,严把论文的真实关责任重大。当他将自己所担任的主编一职移交给时玉舫时,问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如何确保来稿科研诚信?”
  
   梅里诺并不认为所有“造假”都是学术不端,有时是文化差异引起的误解。他认为,语言是目前中国科学家碰到的最大障碍。汉语比较诗意,但在科学表述的精确度上与英语、德语颇有差距。“科学论文就是要清晰、准确,华丽、夸张的描述会被认为浮夸、吹嘘,甚至引起造假的怀疑。”他特意要求这次论坛安排了关于英语论文写作的讲座,帮助在读的硕士生、博士生和青年科研人员更好地掌握科学论文的格式规范、写作措辞。
  
   这次研讨会是《细胞死亡与疾病》杂志首次举办的学术研讨会。梅里诺告诉记者,此举是想让更多年轻的中国科学家了解国际学术界的规则,学习如何与国际学术界交流。
  
   基础科研管理应减少行政干预
  
   同时,梅里诺也深切同情中国同行每年为科研经费奔忙的处境。他建议,中国的科研经费管理应该少些行政色彩,更多采用通过实力竞争的基金管理制度,使经费流向最能出优秀、有效的工作成果的实验室。当有专利从实验室产生,此后的产业化过程,政府则应积极参与。
  
   安德里亚斯·拉塞尔也提出,应该给优秀科学家相对宽裕的时间和经费,让他们安心做成一件事。“如果一个科学家在过去十年中做出过好工作,那就应该相信后十年他会做出更好的工作。”
  
   他举了个例子,黑色素瘤的免疫治疗在过去20年一直未有进展,直到今年才有所突破。而这个目前刚进入临床2期的新技术,基础研究整整耗费了近20年:1986年发现相关基因、1988年发现分子机理、1998年解析出相关的蛋白质结构,直到2006年才找到可能制成新药的候选化合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