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论文引文“合理性”的量化限制问题

2013年04月16日 | 来源: PassPaper | 分类: 学术观察

  “适度性”是指学术论文合理引用时对引文所占比例及引用字数的数量限制问题。这个问题在我国尚没有定论。文化部1985年曾颁布实施《图书、期刊版权保护试行条件实施细则》,该文件规定:“作者在一部作品中引用他人作品的片断”不得超过“被引用作品的十分之一”、“引用一人或多人的作品,所引用的总量不得超过本人创作作品总量的十分之一”,还对文学类作品引用字数作了限制)。但该文件系“内部掌握”并未向社会公布,且于2003年12月4日为国家版权局废止。世界各国除少数国家,如美国、英国和当年的苏联等在对不同文体引用时也有一些单词数量限制外,大多不作具体规定。中国版权协会理事长沈仁干曾指出,“究竟引用多少为‘适当’,目前还是一个十分困难与复杂问题,有待于作出新的规定”。合理引用的数量“适度性”问题的法律阙如,便造成“过度引用”泛滥,以至成了为“抄袭”“剽窃”辩解的遁词。
  
   文字复制比10%~29%的文章占总投稿数26.7%,这部分文章中,评述、综述类文章确需引述较多其他文章中的观点、资料,或有的文章引用了较多公知公用的常识或名人名言,审定此类稿件时,大致仍可参照“引用的数量不超过与引用目的相符的数量”,“引用目的仅限于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等条件,审视其引用是 “适度”的,还是以“引用”为名行“复制”之实。“文字复制比”所体现的学术引文的限制性量化标准以多少为宜,至今并无法律条文可资,事实上也很难在“适度”与“不适度”之间划出一条绝对数量或比例的界限,只有当提起诉讼时,由法院根据具体案例进行判决。考虑目前我们学术论文现状和学术道德规范教育的前景,笔者认为,在引文不构成引用者文章实质内容的前提下,目前可以按引文不超过全文10%为参考标准。当然,这不可能是绝对标准。一篇文章如果其实质内容或核心观点是抄袭而来,违背了“引用部分不得构成引用人作品的主要部分或者实质部分邸)'’的 “适当引用”必备条件,其引用也属学术不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著作权案例,败诉的抄袭者,其抄袭文字比例仅4.5%;近有报导,西南交大副校长、博导黄某自己的博士论文被举报抄袭,其比例占全文7%,因所引文字为论文理论核心,经西南交大最高学术机构一学术委员会认定为抄袭。另一方面,由于表述文字的通用程度不同,“检测系统”统计有一个正常误差幅度,具体掌握时,“合理引用”的上限以不超过10%+5%为宜。当检测出一定比例的文字复制但低于30%时,对其引文要认真审查。如上海大学某博导发表论文中一篇抄袭率25%,一篇抄袭率为30%,受到严处。因此,审稿时判断其引用部分是否构成文章实质或核心部分、是判断文章学术价值的重要程序,文章引用不当,将使文章轻则缺乏创新、重则有抄袭剽窃侵犯他人著作权之虞。当然,由于学科差异、稿类差异、期刊差异,学术期刊可以寻求或制订各自适宜的参考标准。对确实具有原创学术价值的论文,当其参考引文不当而引用比例偏高时,可指导或告诫作者从论文参考文献的“公开性”(来源于正式出版机构、注册网站的公开文献)、“代表性”(能代表同类文献者)、“时效性”(文献的新颖程度)、尤其是从“必要性”和“适度性”诸方面进行重新审视、修改“,使论文参考文献符合科学化、规范化、标准化。
  
   文字复制比30%以上的文章大多对引文未考究其“必要性”,简单地做“誊文公”。这类文章中,有的对他人文章中的文字不加修改,大段直接照抄,或把他人文章的观点、创意、核心概念变换部分文字、词语改头换面写成自己文章;有的则集其他若干文章之精华重组成文;或引用学术观点时把原作者对观点的阐述文字、列举史料、经典案例、统计表格等等,不管篇幅大小统统引用,凡此种种不一而足。这类高文字复制比文章共同点是:引文大多没有标注,或以错引、伪引的标注来蒙骗审稿者、编者、读者。当编辑询问其中一些作者何以引用不标注或标注不规范时,这些作者或以“漏引”为辩词,或以“暗引”、“意引”而自诩,对古人所谓“当明引不当暗袭”的剽窃大忌毫无概念。此类文章不可视为过度引用,而应归于涉嫌抄袭剽窃。尤需注意的是,超高比例“文字复制比”文章甚至可能是枪手代庖、网商水货、重复发表等等违规、违法所为,断不可用。同时值得注意且被测试证实了的事实是:有的文章由于大量、多篇引用他人文章中的精华文字,易于博得编辑或审稿人的青睐得以发表,发表后也易于被其他文摘刊物转载、转摘,甚至可能还有较高的引用频次和下载量。此类文章的发表与传播,扰乱了学术研究的规则和秩序,助长了投机取巧的不正之风,给原创作者造成极大不公甚至伤害。现实生活中,此类文章常成为诉讼之源,给期刊带来的不是荣誉、不是利益,而是法律、经济、信誉上麻烦。制止过度引用、杜绝抄袭,还原创者以公道,还学术以公平,是学术期刊在审定来稿的引文时所应负的重要责任。因此,凡检测出文字复制比高于30%的文章,应概不送审。
  
   随着采用“检测系统”的学术期刊、学术机构、高等院校增多,那种“天下文章一大抄,就看抄不会抄”的令学术界尴尬的局面应当有大的改观。由于学术期刊还可以通过“检测系统”检测自己刊物已发表文章,各学术期刊不妨检测一下自己期刊历年发表的文章尤其是重点文章的“文字复制”情况,相信必有精彩的发现。对学术论文引文可能造成的学术不端问题,学术期刊守土有责。学术期刊应注意充分利用“检测系统”,审定学术论文稿件引文的“必要性”、“适度性”,判断其 “合理性”,防止过度引用、制止抄袭剽窃,通过调控审稿程序和标准,引导作者在参考文献引用的必要性、适度性和标注的规范性诸方面下大的功夫,写出规范合格的学术论文,发表真正有学术价值的学术论文,为营造良好的学术论文撰写规范和学术道德环境尽学术期刊应尽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