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剽窃缘何“趾高气扬”

2013年04月09日 | 来源: PassPaper | 分类: 学术观察

时间:2005年10月7日 作者:刘效仁 来源:红蜻蜓素质教育网
  
   天津语言学会因在学术批评网上,公开揭露天津外国语学院副教授沈履伟《求是集》涉嫌剽窃,被沈诉至法庭。法院认定:《求是集》涉案的13篇文章,系与他人合作,不是其独立完成,但也不是剽窃。判被告败诉,并赔偿沈精神损失费1000元。读此判决,相信人们会和天津语言学会会长、南开大学教授马庆株一样“十分震惊”。(2005.8.16中青报)
  
   从媒体披露的事实看,这本封面赫然标明沈履伟著的《求是集》中有13篇论文是他人曾经公开发表的。令人费解的正是,一本“只印了50至100本的书”,竟然有那么多篇目非作者原创,足见沈的胆大妄为,无所顾忌。用公开信中的话说:“像这样连标题带正文只字未改的全文剽窃,字数之巨,篇数之多,手段之拙劣,实属罕见,已成学术腐败一典型……但剽窃者迄今仍趾高气扬。这很不正常!”
  
   学高为师,身正为范。作为一个大学教师,如此丧失学术道德、抄袭剽窃、弄虚作假,还有什么资格为人师表,还有什么颜面教书育人?受到天津语言学会常务理事的集体讨伐,我以为是自取其辱。作为以维护语言纯洁和学术尊严的民间团体来说,自是师出有名,符合国家教育部关于“建立师德问题报告制度和舆论监督的有效机制”的相关规定,自应得道多助。所以,之后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等230多名教授学者联合签名,要求人民法院伸张正义,还学术以公正,就不仅仅是出于一种侠义精神。
  
   问题在于,本应引以为羞的学术剽窃者,却以“说我是恶人、道德败坏,剽窃者趾高气扬等,这些用词其实与学术前辈的身份不符”,名誉权受到侵害为由,将反对学术腐败,加强学术批评的语言学会和学术批评网告到法院,要求对方赔礼道歉,并支付精神损失费1万元。尽管这也是沈某的权利,但多少有些恶人先告状的意味。让人感到沈无知无畏的张狂和对学术公正尊严的公然蔑视。这与个人缺乏学术自尊,盲目追求名利,而丧失了自爱有关,也与社会大环境不无关系。
  
   比如,学术剽窃之风愈演愈烈,正义的声音却日见弱小。尤其是,学术团体乃至高等院校,对剽窃者均采取了宽纵的态度,尽管有的剽窃案闹得满城风雨,事实情节十分卑劣,在国内外造成了恶劣影响,但当事者很少有人因此受到严厉的查处和追究,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仅给予通报批评而已。
  
   而剽窃者顺水又顺风,名利双收,自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有的甚至于颇有一定的群众基础。本案中被剽窃的作者董志广因为与沈有同学之谊,不惜弄虚作假。1993年申报副教授时,董明确申明7篇论文皆为其独立完成,而这7篇在10年后,却又说成了与沈的共同合作。如此为沈开脱,张目,全没有了是非荣辱观念,全没有了公正公义的标准。
  
   更可悲的是,作为维护公正最后底线的人民法院竟然在审理此案时,糊涂判案,混淆黑白。所谓“不是其独立完成,但也不是剽窃”,如此模棱两可,不分青红皂白,显失公正。不说有的篇什根本与沈某无关,就是董的证词也因为与沈的特殊关系,不足采信,何况十年前申明为其独立完成,从先后顺序看,即使采信,只能取前者,而不是后者。如此破绽,法院方竟然不辨黑白,追根溯源,就这么匆忙结案,不是糊涂又是什么,不是枉法又是什么?用南开大学教授马庆株的话说,“如果主持正义算侵犯名誉权的话,将开一个极其恶劣的先例。反对学术腐败,加强学术批评,将无法进行。”相反,倒是纵容了剽窃者,颠倒了正误荣耻。
  
   当然,法院判决并非惩治学术剽窃腐败唯一途径,一审亦非终审判决。至于谁能笑到最后,我们理当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