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办学报,怎能不垃圾?

2013年04月09日 | 来源: PassPaper | 分类: 学术观察

作者:陈赐贵 来源:学术批评网
  
   2007年10月20日上午,首届高校学术期刊发展论坛暨《中国政法大学学报》首发式在京举行。在会上,清华大学教授李伯重直斥大多数大学学报为“学术垃圾生产地”,在随后的学者发言中,多位教授对此说法表示认同。事情传扬开后,竟然引来全国诸多大学和媒体的一片赞同之声。用杨青先生的话来说,“所谓举臂一呼,应者云集,原是好事,但是李伯重教授的举臂下云集的应者却给我们带来一种悲哀:大学学报成为垃圾生产地原来不是个论,早已是共识。”(《深圳商报》10月25日)
  
   李教授的话无非是捅破了大学现状的一层纸,说出了许多人知道但不想说、不敢说或不方便说的话。至于为何会出现这种怪现状,许多批评者见仁见智,也提出了一些改进建议。比如张敬伟先生就认为改变这种困境,一是编辑方要有学术自律,二是让学术回归学术本位,三是大学学报成为开放自由的学术园地;邓海荣先生则提议建立匿名评审制度。对于大学学报的内部操作,比如校内外文章如何按比率分配等问题,我因不曾参与其中而无权置喙,然而作为一名游离在学报边缘的读者,我想说点我与学报的事情,权当作这场争论的一个补充吧。
  
   刚知道这则新闻时,我问中山大学的朋友:“你们觉得学校的学报怎么样?”他们大多表示没看过学校的学报,甚至有人反问道:“学校有学报吗?”要知道,他们可都是大四的学生啊!至于从期刊网上搜出来的论文,一般只被当成了写作业的“参考”对象,几乎很少被写入注释或参考资料当中,理由也很简单:从没听说过要这么做。其实这也不能怪他们,学报尽管号称是最能代表一校学术水平的刊物,但只在小范围内征稿和发行,学生想看本校学报也只有去到特定的阅览室才能找到,反不如通过期刊网查阅来得便捷。而这些网络资源又必须由学校出巨资购买,只能在内部使用,这无形当中又使得学术离“公器”的标准越来越远。至于学术规范,许多老师自己尚且不能严格遵守,遑论教导他人?不懂得学术规范的人自然也不怎么留意参阅的论文是否出自学报了。
  
   学报虽然在小圈子里征稿,但其“要求”却一点也不低,不但要求作者具备一定的学历、职称,甚至可能要求特定的单位、收取版面费。可惜的是,这些“要求”没有一条跟论文的学术水平有任何直接关联。以法学界为例,西南政法大学的《西南法学评论》在征稿时就明确提出:“4000字以内200元/篇,4200-5000字260元/篇,超过5000字,一般以50元/千字的标准收取版面费;对于硕士生导师、博士生导师独立发表的论文将予以免费发表。”无独有偶,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发行的《学术创新》虽非高校学校,但征稿时也提出了一模一样的要求。中山大学学报尽管因为同样的问题而饱受校内教师诟病,却一直不改“初衷”。
  
   每当我翻阅着《清华学报》《燕京学报》这些略显模糊的历史资料时,总会被深深地感染,进而产生一种时空交错感,甚至因为今昔的差异太大而不敢相信这些大学曾经存在过。很难想象,如果当年的大学学报也设置这么多不必要的门槛,收取版面费,像非法刊物一样只在少数人内部流通,那么这些学报还会有那么高的学术价值与历史价值吗?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