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英团:所谓论文

2013年04月07日 | 来源: PassPaper | 分类: 学术观察

作者:刘英团 来源:京报网
  
   据中国科学院院士马大猷先生调查统计,5年来我国42万科研人员发表的学术论文据已达到66万篇左右,平均每人发表1.5篇,可谓硕果累累。但是,这66万篇学术论文可被别人引用比较多的仅有2.1万篇,可谓触目惊心。
  
   学术研究是一项创造性的工作,作为一把尺子、一个标准、一种导向,不单单是衡量一个国家的科研水平,而且还可以促进科学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我国很多地方都在鼓励进行科学探索、理论研究,鼓励多发表文章,而且和晋职、评先、奖励、福利、待遇等相挂钩。世俗名利超越精神追求的大趋势使不少“学人”竞相寻找捷径,剽窃、抄袭之风盛行,被媒体隔三差五曝光的学术腐败事件其实也只是冰山的一角,何况当事人还振振有辞,毫不惭愧,名流照做,学科带头人照当,荣誉和光环照戴。毫无疑问,这是学术的良知和理智向滚滚红尘“投降缴械”的具体体现,是学术沦落成金钱奴隶的悲哀,也是部分科研工作者学术道德沦丧的结果。
  
   毫无疑问,学术刊物,尤其是人文社科刊物,更应把传播先进文明和理想道义作为其不可推卸的社会责任和使命,洁身自好地屹立于社会世俗名利之外,不以流俗的是非为是非,不以流俗的价值标准取代自身的精神价值追求,有所为有所不为。然而,由于现在除了正式的科研人员,成千上万的在读研究生、博士生每年需要发表一定数量的论文外,还有很多地方鼓励发表论文,数量呈几何级数递增,致使学术刊物这个社会的最后一个精神堡垒也被浮躁、喧嚣、功利的社会同化了。有需求就有市场,各种刊物就利用自身的资源优势,公开地叫卖版面,文章质量不够,拿钱补足就行。学术论文的撰写作为一项创造性的科学研究,一项相当复杂的智力成果,本来应由一个人去完成。但是,现今学术刊物发表的学术论文的作者很少是一个人,最为可笑的是一篇文章有的竟有七八个作者署名。难道七八个人会在共同的时刻产生共同的思想。
  
   不甘寂寞的核心期刊抛弃了斯文,成立了文化传播公司或者委托社会中介机构来运作“学术论文”,每篇文章多少字多少版,全部明码标价,童叟无欺。一些既无学术又无思想,读起来如同嚼蜡,让人昏昏欲睡的文章登上了核心刊物的版面,为一批“学人”装光撑面子,也为报刊杂志社掘得一盆金,可谓双赢。更有甚者,一些出版社、报刊杂志社在媒体上大做宣传,广泛征稿,打探选题信息,盗取选题、剽窃论文,做一些鸡鸣狗盗之能事,移花接木,花几个小钱雇几个无耻的写手把著作权人的心血进行“刀砍斧劈”之后,署上出钱购买版面“学人”的名字,真可谓皆大欢喜。再者,出版社、杂志社现在都流行租用信箱,连个地址也没有。豪门深院,高深莫测,行踪不定!著作权人发现侵权就是维权,可也总得考虑考虑维权成本吧!所以,剽窃、抄袭之风盛行,学术腐败时有发生,揭露了一个学术不端正行为,又一个学术不端正行为出现了,更多的学术不端正行为正隐藏在冰川之下。近些年来,学术界丑闻不断,致力于学术规范的学术批评网创办人杨玉圣教授,以自己的真实姓名批评了自己所在高校的一位教授抄袭别人的文章,却得罪了领导、同事、好友……其实,出现论文的数量与质量成反比的最根本的原因正如科技部信息研究所总工程师武夷山分析的那样:“学术和政治不分”。学术成功的标志是得到同行的认可,而政治上成功的标志是得到领导的认可,尤其是主管部门领导的认可。两者的评判标准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应该是一致的。但是,主管领导不一定是某一方面的专家学者,他们所能评判的也只能从量上去衡量一个人的学术水平和能力。
  
   因此,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政府方面,应进行适当地放权、放手,培育学术生态,净化学术环境,建立专家学者信用制度,否则,妄谈学术规范,提高学术质量,都是空想,无谓的空想。规范科学的评价体系,不论是对学术本身,还是规范学术行为,都是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只有这样,才能使学术在自己的殿堂上恢复它的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