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了形式 瘦了内容——当前博士生招生考试的弊端

2013年04月07日 | 来源: PassPaper | 分类: 学术观察

时间:2009年8月6日 作者:张伟然(复旦大学教授)
  
   20多年来,我国教育的发展过程可以从侧面描述为一个普及文凭的运动。起先是考上大学本科便可以长舒一口气,自视为天之骄子;从85年起,研究生招生规模陡然放大,硕士学位证书便成为全社会的主流文凭。进入90年代以后,由于211工程的推波助澜(教师队伍中拥有博士学位的人数比例是评比学校教学科研实力的指标),于是形成今天这种博士满街走的局面。
  
   不用说,招生人数的成倍扩大是造成博士泛滥、从而导致其学术水准不断下降的根本原因。但从招生考试的形式来看,我觉得也不无可商之处。
  
   大致在90年代初以前,博士生的招生考试形式是相对比较简单的。记得我在90年夏天上考场的时候,专业课总共只考了一场口试(三小时出头)。现在的招生考试已经大大地有所不同,除仍旧保留口试这一节目外,还须先考两场笔试。
  
   如果单讲程序,现在的招生考试无疑比以前严密许多,但若考虑到效果,我觉得并不见得比以前更好。首先我们必须承认,笔试这种形式,对于考察应试者的能力来说,它是很不足的。它更多的是只能看出一些知识些的东西。由于每场考试的时间有限,外加还要考虑到书写速度以及书面表达的起承转合,每场笔试能考些什么内容大体上可想而知——如果要考知识的深度势必题目不能多,如果要考知识的广度势必程度要比较浅,对于一个即将进入博士生阶段深造的人来说,这些东西答出来了能在多大程度上反映其水平?退一步讲,即便答不出来又能说明多少问题?
  
   与此同时,现在博士招生考试中的口试往往也只剩下了形式。由于应试者如过江之鲫,一般是十几二十分钟问完一个,有些甚至是寒个暄、互通姓名而已,差不多就只看看其人言语是否清楚、反应是否伶俐。至于其学术水平、知识深度,大概很少还有人试图通过这种方式进行考察。这实在是令人啼笑皆非。
  
   笔者一直认为,就博士招生考试而言,口试是考察考生业务能力和学识水平的唯一有效的途径(如果非考试不可的话)。考生用笔答需要半个小时的问题,口答顶多十来分钟就可以搞定。如果他觉得考官的问题太偏,完全可以要求换个题目,只要不是觉得每个问题都太偏,总归可以看出其真实水平。就其熟悉的内容,考知识深度;与其研究课题稍远一点的,考知识面的广狭。从答题的速度、言语的组织,完全可以看出其人的反应、思维和知识储备,而且丝毫不必担心有作弊的嫌疑。有些问题,即使事先透露给考生也无所谓,因为对于博士生来说,重要的往往不是知道不知道,而是如何知道或者知道到什么程度。例如说,某个学科的经典性资料和代表性论著,哪怕提前一年告诉考生,到时候他读过没有、读的程度如何、读的过程中有没有灵气和悟性等等一问下来便高下立判。
  
   如果说口试这一形式有什么弊端,那便是基本上由导师决定取舍,比较容易流于走过场。也许,博士招生考试形式渐次演变到今天这样,正是基于这一考虑?但笔者认为,任何制度都是利弊相兼的,我们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而已。口试确实比较容易流于形式,但这里面有些是导师对考生已相当熟悉(应该承认这类情形并不在少数),觉得其业务水平根本勿需再考,只有少数的才是考官对考生徇情、市恩。平心而论,大多数导师对招生是看得很慎重的,因为这多少关系到自身的声誉。如果在授予学位的时候不降低标准,谁招不合格的博士生便无异于自砸牌子。现在的事正好倒过来,招生的时候把形式弄得俨乎其俨,招进来以后便惟恐其不得毕业(除非有抄袭行为或不能提交论文而自绝于人民),到最后学术水准下降、博士文凭贬值反而不知道究竟该怪谁——也许又用得着那句老话,叫“原因是多方面的”。
  
   尤其有一种奇怪的现象,有些单位出于某种不便言说的目的招到了某种特殊类型的学生,竟由单位出面劝导师收下;到后头出了这样那样的问题,导师只好背黑锅。笔者所知有好几个例子,想来实在是很令人深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