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科毕业论文:“走过场”还是“不可或缺”

2013年04月18日 | 来源: PassPaper | 分类: 行业新闻

发表日期:2012-05-27 摘自:中国科学报 记者:孙琛辉
  
   专家认为必须避免两个误区:一是所有学校都要求写毕业论文,把毕业论文和答辩看成对本科教学的重要关口,不重视教学;二是论文写作不训练就毕业了,学生到了工作岗位,文章都写不来。
  
   进入5月,在全国数百万本科毕业生为完成学业作最后冲刺的时候,很多人难免心里嘀咕:“我们到底有没有必要搞毕业论文答辩?”
  
   激发这一广泛疑虑的,是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戴建业。他在5月1日发布的一篇博文中提到,他对这种学生应付、老师对付、如同玩笑的毕业论文答辩非常痛心,认为大多数专业的本科毕业论文答辩应该取消。
  
   这篇博文引起网友广泛关注和热烈讨论后,戴建业又于5月5日发表声明:“我不仅不反对大学本科生毕业论文的写作,而且主张平时教学中更应加强论文写作的学术训练,但仍然主张取消本科生论文答辩。”
  
   大学本科生毕业论文和论文答辩到底有没有必要?在本报记者日前进行的采访中,多位大学教师和教育专家均明确表示:大学毕业论文承载着锻炼学生综合分析问题能力和写作水平的作用,是本科教学中关键而必要的一环。
  
   通不过的概率很小
  
   山东某省属大学经济系青年教师许燕(化名)最近很忙,除正常教学、科研工作外,她还要指导二三十个本科生的毕业论文。
  
   许燕介绍,毕业论文的选题可以由老师提供,也可以学生自行选题,但大部分学生“都没什么自己的想法”。她通常要列几十个论文选题供学生选择,而从提供选题、指导写作到最终成文提交答辩之前,她要为每个学生作三四次修改。
  
   对于目前讨论最多的答辩环节,许燕表示因为论文确实多到根本看不过来,不是本人指导的论文她只能在答辩会前一天晚上大致浏览一下,在现场根据论文题目和目录提一些问题:“答的上来答不上来都没关系,因为老师都知道这些学生水平也就那样,有很多观点也是借鉴的已经发表的文章。”
  
   只要学生态度端正,不应付、不抄袭,许燕一般不会“为难”他们。她解释说:“让学生留多了,学校领导会来找,学生自己也会来找,我们只能是在指导论文的过程中更负责,但很少会让学生论文通不过。”
  
   而据记者了解,正因为“通不过”的概率很小,学生们在对待毕业论文时并没有花费太多精力。北京某大学四年级学生李丹4月份之前一直准备考研,不幸复试没通过,又开始到处投简历、找工作,根本无暇考虑毕业论文,只是按照老师给的时限定选题、交初稿,草草应付,她说:“工作都愁死了,哪有心思弄论文,但这一关应该好过吧,关键是要写满一万字,并能通过学校论文不端检测系统的审查,其余的无非都是在走程序。”对于这一现象,许燕表示本科生的确有更大的就业压力,对论文不太重视“能够理解”。
  
   教学中的关键环节
  
   尽管对学生在论文写作和答辩过程中的表现不太满意,许燕依然认为两者都是必要的,可以让学生了解基本的论文写作规范,也为大学四年学习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只是其定位和要求应该更加合理。
  
   许燕以所在的经济学专业为例:“要求经济学本科生论文有理论创新是不可能的,但可以让学生针对实际生活中的一些问题作点社会调查,像信用卡、网上交易等,这样不仅能调动他们的兴趣,也能使他们得到实际收获。”
  
   那么,是否本科生论文有必要,但答辩可有可无呢?许燕从教学中的切身感受出发,认为答辩时学生阐述自己论文的内容,就老师提出的问题进行一些思考还是有必要的,既可以加深对文章的认识和理解,也能锻炼口头表达能力。
  
   作为教育专家,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教授别敦荣亮出的观点同样是:“本科毕业论文和答辩是教学过程中的关键一环。”他认为,学生在大学中所学的只是孤立的课程,毕业论文是完成全部基础课和专业课学习后的最后一个重要教学环节,有助于将各科知识进行总结和升华,通过研究探索得到创新意识、科研能力、独立分析解决问题、写作能力以及口头表达能力的全面锻炼和提升。
  
   别敦荣介绍,国外很多高水平大学不仅有毕业论文和答辩,教学过程中也特别注重培养学生综合应用相关知识、技术和研究的能力。如视本科教学为核心的耶鲁大学,本科课程除了期末考试,有些还要求提交读书报告,要求本科生上研讨班,就老师布置的阅读进行讨论、发表见解。他说:“我们的教学过程看不到对学生高层次思维能力的训练,学生的学习只是背知识,缺少综合运用这些知识的过程和训练,因此,更要通过毕业论文补上这一课。”
  
   我国自1981年实行学位制度,规定凡申请学位者,都要提交论文。而且,毕业论文本身是本科生获得学士学位的必要条件。
  
   要求因学校类型而异
  
   事实上,对于本科生是否需要毕业论文的争论,源于大学本科教学和本科毕业论文的功能定位,即本科教学是否应培养大学生的科研能力,本科毕业论文又是否应要求其学术性。
  
   一些大学教师的观点是:一般的本科教学应更强调博学和通识教育,所以不应该要求所有本科生都写毕业论文;而对于那些日后有志于从事科研、要继续读研究生的本科生而言,本科毕业论文的要求又低了一些。
  
   对此,有专家指出,在高等教育系统内,大学的定位应该体现一定的多样性和层次性,如研究型大学要注重科研创新、教学型大学要注重知识传授、高职高专教育注重实践技能培训等。大学定位不同,培养人才的目标不同,对毕业论文的要求也应有所不同。
  
   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顾晓鸣表示,本科教学越来越多地定位为通识教育和研究型的准备教学,因此不能把本科生论文混同于研究生阶段的论文,还应算作教学过程,当然本科生也可以有自己的学术观点,也不排除本科生论文中有重大发现,但都只是特例。
  
   他认为必须避免两个误区:“一是所有学校都要求写毕业论文,把毕业论文和答辩看成对本科教学的重要关口,不重视教学;二是论文写作不训练就毕业了,学生到了工作岗位,文章都写不来。”
  
   别敦荣也指出,虽然本科教育不只是传授知识和技术,还需让学生掌握如何创新的知识和能力,但不同于研究生论文必须具有典型的创新特征,本科毕业论文的目的还是借此形成综合运用本科阶段相关知识、技术的能力。
  
   一边讨论,一边推进
  
   2009年,有媒体报道四川大学新闻系拟从2010年起在教学计划中取消毕业论文,而以在报上发表新闻作品、评论等来代替。随后,四川大学通过媒体对此予以否认。
  
   2012年初,浙江工商大学出台《普通本科生科研作品代替毕业论文(设计)暂行办法》,规定专业论文、美术或设计作品、学科竞赛获奖、创新项目立项、专利授权等科研作品均可替代毕业论文,再度引发“本科毕业论文存废之争”。
  
   近年来一直有学者质疑,不少本科生根本没有学术研究的兴趣,也没培养起学术研究的能力,加上面临就业、升学压力,毕业论文(设计)对他们来说成为一个负担,抄袭或请人代笔成为普遍选择。毕业论文的要求,没有拯救大学教育质量,反而破坏了大学的风气,催生了学术不端,让很多学生背上不诚信的枷锁。
  
   但也有专家提出,抄袭和作弊在所有考试中都有发生,如果因为这样就要取消本科毕业论文,所有对教学质量的要求都可以取消了。据报道,西华大学校长孙卫国即指出,目前存在的一些本科生抄袭论文的现象是属于学术不端行为,和本科生论文本身是否有存在价值是两个问题,不具备因果联系。
  
   对于目前被认为普遍存在的本科毕业论文“走过场”现象,别敦荣表示:“问题的产生不在学生,而在于学校和指导老师。有些学校没有对本科毕业论文高度重视、严格要求,从而未能发挥论文应有的作用。指导老师在指导论文时,也没有加强对论文质量的管理,在指导论文和答辩环节投入的精力不够。”
  
   顾晓鸣提出,本科论文主要是写作的训练,但不等于本科生论文可以马马虎虎,目前各高校正在积极探索如何提高本科毕业论文的要求和质量。他介绍,在复旦大学,本科生不仅要写毕业论文,有些课程在学期末还要提交课程论文,三年级部分专业的学生还要提交学年论文,这些论文通常是常识性写作训练,不是非常严肃的学术论文,“不要求综合选题的所有文献,而是学习过程中的习作”。
  
   据了解,清华大学一些专业也对学生的论文写作提出更高要求,在新生中选拔对学术研究感兴趣的学生,从大一开始就进行学术训练,要求阅读相关领域经典论文,并训练他们自主选题、写作的能力,目前,有的本科生已经能在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